國民彩票

说实话,我已经吃够了买的馒头,不但没有一点香喷味,还没有嚼头,软的一把攥成了团,热的时候还好点,凉的时候根本没吃头,特别是经过微波炉加热后,馒头中间总有一个怎么也嚼不烂的“硬心”。因此,我宁愿吃棒子面饽饽,也不吃买来的馒头。

新年临近,我更加想念妈妈以前做的大锅馒头。那个时候,白面很少,一年里也吃不到几次白面。只有到过年的时候才推几十斤白面,留着过年吃。那时候都烧大铁锅,盖芦苇编织的那种“盖顶”,蒸馒头的“篦子”是用高粱秆串起的那种,烧的也是棒子秸,因此,整个“制作馒头”的过程都是原生态的。那才是真正的原汁原味的“绿色食品”和“放心食品”。

妈妈她们蒸馒头很细心。首先,在大瓦盆里和了发面,放在炕头上,盖上一条褥子或者件棉大衣。一般是早晨起来和,到中午就起了。然后呛碱面,碱面都用热水泡开,再揉进面里。妈妈她们揉面的时候劲头很大,抡圆了两条胳膊,使劲的在面里按来按去,揉来揉去,攥着两只拳头,都按出响声来,“噗滋、噗滋”的,溅到手腕上都是。等到呛好了,面团就成了一块光溜溜的面,再看娘的两手,面盆,一点也没粘面,干干净净的。

我最爱看娘蒸馒头的样子,站在她的旁边,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是怎样揪剂子,揪的啪啪响,然后又一个一个的把馒头放在面板上,撒点白面,揉来揉去,直到揉光了圆了才拿起来,团在手心里,两手掌合拢着掴,最后把剩余的那个小“把把”塞进馒头底部,这样一个圆乎乎的馒头就算蒸好了。蒸好的馒头放到盖帘上,一排排,一行行,个头一般大,形状一样圆,用大块白布盖着。那时过年都要换新“展布”,还要买块盖馒头的“苫布”,专门用来苫馒头。

原来,刚揉好的馒头不能马上放进锅里蒸,要让它“长长个”,再放锅里。问过妈妈为什么这样?妈妈说,长长个蒸出来的馒头“煊熥”,好吃。事实的确如此,长了个的馒头蒸出来又白又大,煊煊熥熥的,特别好吃。倘若不长长,或者没长好就上了锅,蒸出来的馒头就显得生硬,瓷实。

1 2 3 下一页